随着制药公司对抗生素的投资减少,到2050年,每年有1000万人死亡

Slowly_Fish  发布于:2018-07-24 22:18阅读量:327 来源: sciencealert 

就在两年前,诺华宣布将接受对抗超级细菌感染的挑战,但这家制药公司上周表示,将退出抗菌和抗病毒研究。

诺华的退出紧跟制药三巨头——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赛诺菲(Sanofi)和爱力根(Allergan)——这些制药公司因为缺乏利润而相继退出此类研究。

随着各大制药巨头的退出,拥有活跃抗生素项目的制药公司,仅剩默克、罗氏、葛兰素史克和辉瑞四家而已。根据《自然生物技术》的报道,自2000年以来,只有12种抗生素获得批准生产。

自从青霉素发明以来,抗生素的开发就一直呈现一种跑步机状态。那些服用了太多抗生素的病人会进化地选择更强的菌株,只杀死敏感的细菌。抗生素曾是一项利润丰厚的行业,但后来发明新药物难以赶上耐药菌株的进化,这让研发人员筋疲力尽,研发时间和成本也与日俱增。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抗生素策略与协调部门的科学团队负责人让?帕特尔(Jean Patel)表示,相当数量的用于对抗细菌的活性抗生素实际上来自规模较小的初创公司,这些公司通常后来被大型制药公司收购,后者为完成临床试验和推广这种药物提供了基础设施。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制药公司放弃抗生素的追求,它减少了可以推向市场的新药种类。

“相对于其他药物治疗领域的发展,开发新抗生素药物的成本是相当昂贵的,并且开发新的抗生素的为公司带来的商业潜力和投资回报明显低于研发治疗慢性病(如糖尿病或心脏病)的药物,”生物医学副主任高级研究和发展机构负责人Disbrow说。

大型制药公司缺乏研究是首要问题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显示,美国每年至少有200万人感染耐抗生素细菌,每年有2.3万人直接死于这些感染。

据英国一份报告估计,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到2050年,每年可能有1000万人死于超级细菌。这种超级细菌叫supercrisis。

抗生素耐药性超级细菌对公众威胁正在增加。医生最近警告说,一种正在出现的性传播感染可能会成为一种耐抗生素的超级病菌,并导致盆腔炎疾病,最终导致女性不育。

一名女性在2017年死亡,因为她感染了一种细菌,这种细菌能抵抗26种不同的抗生素——美国所有可用的抗生素。

据报道,在超市的大量肉类中也发现了耐抗生素菌株,世界卫生组织称这对食品安全和安全构成了威胁。

为什么超级细菌会增加?

处方药和抗生素在人类和农业中的过度使用是罪魁祸首之一,家用产品中抗菌化学品的增多也是罪魁祸首。

气候变化也可能导致抗生素耐药性的增加。

某些生活方式的因素,如经常使用洗手液和其他防腐剂可能会降低身体的微生物多样性。

有益细菌作为防御的关键因子,由于体内的数量较少,人类更容易受到有害的、具有抵抗力的细菌的影响。一个人服用的抗生素甚至会影响到其他人,因为这种细菌会逐渐免疫这种抗生素,并传播;

抗菌素耐药性几乎在抗生素出现后立即出现。对公司来说,这并不重要,因为总有新的抗生素存在。

但这一速度放缓了,大约15年前就几乎停止了。与所有药物开发其他领域的不同,抗生素最终都将失效,因为细菌更擅长掌握进化战胜它们的方法。

美国正试图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对抗这些超级细菌。

为了鼓励昂贵的新抗菌药物的开发,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Scott Gottlieb提到了建立符合某些标准的抗生素补偿模型的可能性,主要是针对危险的多药耐药感染的能力。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和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都制定了对抗抗菌素耐药性的战略计划和解决方案。

国会将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在2018年用于对抗抗生素耐药性的资金增加到1.68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加了500万美元,并授权它努力控制、保护和防止超级细菌的传播。但预防只是危机的一个方面。

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还试图监测那些变得活跃的新药,以确保它们不会被滥用或过度使用。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帕特尔说:“我们试图控制进入市场的新药,并谨慎使用它们,这样它们就能在更长的时间内保持活性。”“抗生素管理对公众健康有利,但对试图从最初投资中获利的制药公司不利。”

帕特尔说,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新型的治疗方法,也需要能够及早发现耐药性的诊断公司,以便在耐药性扩散之前将其遏制并根除。

抗生素的前景如何

研究人员希望通过两种方式来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虽然有大量的研究力量致力于治疗治疗的产品开发,但也有大量的研究致力于了解耐药性的机制,包括它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它是如何传播的。

7月初,德国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European Molecular Biology Laboratory)的研究人员将不同的抗生素组合在一起,取出了耐药菌株,并发现了某些组合在不破坏健康细菌的情况下效果完美的甜区。

然而,有时联合用药会使这两种药物的疗效降低。这项研究的作者安娜·丽塔·布洛克多(Ana Rita小册子)说,一些细菌的保护系统在添加了第二种药物后会被激活,从而保护它们不受抗生素的侵害。

药组合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只能针对非常特定的物种,这意味着它们只适用于某些耐药的细菌,并不是包罗万象的。

“我认为使用组合有很多的潜力,但我们确实需要了解更多关于抗生素行动背后的机制” ,Brochado说。

这种疗法正在小鼠和从人类身上提取的细菌中进行试验。

研究人员甚至将一种已有100年历史的、停止使用的对抗细菌的方法——噬菌体疗法——重新复活。

“这是一种回到未来的治疗方法,”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医学系全球公共卫生系主任斯蒂芬妮·斯特拉斯迪(Steffanie Strathdee)说。“它正在利用人体自身的微生物军备竞赛。”

2015年,斯特拉斯迪的丈夫在度假时感染了一种病毒,在肠道超级细菌抵抗多种抗生素后陷入昏迷。斯特拉斯迪在一项著名的案例研究中,对所谓的“噬菌体”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所谓的“噬菌体”是指能够感染细菌的病毒。

斯特拉斯迪的丈夫在发现了一种与耐药细菌相匹配的噬菌体并将其注入自己的血液后,从昏迷中醒来。

自那以后,噬菌体治疗已经成功地用于治疗其他5名患者。在20世纪20年代发现抗生素后,噬菌体被暂时搁置。最棘手的部分在于找到匹配的噬菌体,对其进行特征描述,并对其进行净化,使其对患者安全使用。

噬菌体疗法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医生们使用的一种实验性疗法,其需求量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开设了一个新的中心。由于它在美国还没有得到批准,患者需要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才能紧急使用。

斯特拉斯迪和她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科学家团队已经与两家初创公司——扩增生物科学和适应性噬菌体疗法——合作,为患者编写噬菌体文库并创建个性化的噬菌体鸡尾酒。斯特拉斯迪说,他们注意到,细菌在与噬菌体相互作用后变得重新敏感,开始对抗生素产生反应。

了解细菌的科学和构成也可以帮助科学家想出新的方法来摧毁它。为了领先于突变,许多科学家正在对耐药微生物的基因组进行测序,以跟踪它们的进化和传播。

也有来自CARB-X和BARDA的外部资金,它们是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的一部分,以鼓励开发新的治疗药物和鼓励药物进入市场。

在药物开发的前端,有很多工作要做。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抗菌产品办公室副主任约翰·法利(John Farley)博士说,该机构与中小型企业合作,研究细菌途径并开发药物。

整个政府都在寻求资金,将药物投入临床试验,并通过审批程序加以推进。诸如“现在就产生抗生素奖励”和“LPAD”等项目也旨在为药物开发的后端吸引外部投资。

法利说:“我认为,没有人认为这条管道会像它需要的那样坚固。”“经济挑战依然存在,这是这一切的核心。”

在抗生素临床管道中,一项新的药物申请已经提交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进行临床批准,两项新的药物已经被批准。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临床发展中,有16种药物在第一阶段,14种在第二阶段,15种在第三阶段。但医学专家表示,开发中的药物数量不足以解决超级细菌的问题。

皮尤慈善信托基金(Pew Charitable Trusts)负责药物和医疗设备的高级主管阿兰·库克尔(Allan Coukell)说:“目前,治疗最严重耐药性生物体的药物和医疗设备的研究进展相对较少。”



分享到:
全部评论(0)

你的评论

登录 后添加评论

写评论…

Slowly_Fish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14来宝网   鲁ICP备10004482号-1